关灯
护眼
第一章 苍雪之巅-2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夜晚。

    月明星稀。

    塞外花谷。

    温泉深处,云蒸雾泽,亭台楼阁,宛如仙境,奇花异草,落梅如雪,月光在地面上一层厚厚的花瓣上倾注一片银白色的光芒。

    天山西域,冰雪满天,此处却别有天地,犹如世外桃源,堪比神仙之境。

    这里,正是天山雪门门主叶初寒居住之处。

    月华蝶轻轻的飞舞着,落在了一只修长光洁的手指上,轻微地抖动着亮白的双翼,长长的触角轻触手指上柔嫩的肌肤。

    脱下狐裘的叶初寒长身玉立,眉目清俊如画,他轻轻地逗弄着停留在自己指尖的月华蝶,美的无以伦比的面容上一片柔柔的笑意。

    “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

    他这样说着,说给站在他身后的人听。

    莲花站在他的身后。

    一身白衣随着夜风轻扬,她低头站在那里,垂眸的样子像极了刚刚几乎杀了她的战雪堂堂主湛羽。

    她说:“是。”

    叶初寒轻扬嘴角,目光透过了温泉上空的白色雾气,意味深长地笑,“包括现在站在这里的你,从此刻起,也是我的。”

    莲花平静如千年的寒雪,“是。”

    叶初寒转过头来。

    狭长的眼眸在望向莲花的一刻,晕染了柔柔的笑意,他似乎总是这样笑着,悠然恍若超脱世外的高人。

    因为那样绝美的笑容足够蛊惑人心,所以世人都看不见,那狭长的眼底,笑容的背后,利刃般锐利的光芒。

    莲花低着头,没有看叶初寒柔美的笑容。

    叶初寒的目光停留在她束着银色细带的发顶,银色细带在月光的照耀下灿然生光,却透出冰雪般的寒意。

    叶初寒微微一笑,缓缓地握住了她宽大的纯白色衣袖下,那柔若无骨的小手。

    然而那白玉般晶莹的柔夷,却冰冷的让他无声地蹙起眉头。

    温暖精致的焚香紫金手炉从叶初寒的手里慢慢地转移到了莲花手心里,暖暖的手炉,熨贴着莲花冰冷的手指。

    “小心天凉……”叶初寒温柔地看她,眼底的笑容,恍若雾气凝结,朦胧妖娆,“你这么美丽的手指被冻伤了,我会不舍得。”

    焚香手炉带给莲花冰冷的手指一阵阵暖意。

    莲花清冽的目光,落在手炉上那一片镂空雕刻的精致花纹上,那是梅兰竹菊四君子的花纹。

    夜风袭来,莲花独自站立在花谷入口,白色的衣袂随风扬起,犹如雪山之上绽放的雪莲,那纤尘不染的容颜,竟也让满地的繁花,失去了颜色。

    叶初寒已经在她的眼前远去,纤尘不染的白色身影,映入她的眼瞳里,她清澈的瞳仁里,波光微动,竟似有着埋藏了很深很深的某种感情。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莲花一个人独自站在花谷入口,她默默地笼着那紫金手炉,澄澈的水眸里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犹若泉水倒映。

    而那曾经温暖的手炉,早已经没有了一丝温度。

    不远处。

    天璇堂堂主湛羽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他宛如镌刻般的面容上带着坚毅冷漠的神情,眼眸乌黑如墨,宛如夜空,而他背负之剑,乃是江湖中四大绝世宝剑,“青冥赤霄,玄冰泣雪”之一——可令鬼府无光,幽冥退散的青冥剑。

    夜风冷冽。

    湛羽默然地看着那个孤独地站在花谷入口的女孩子莲花,竟然清楚地看到,她的面孔上有着无法掩藏的落寞失望,那是一种满腔希望都在瞬间被打灭的落寞失望。

    忽然。

    那个叫做莲花的女孩子蹲下身去,她的怀里还紧抱着没有一点点温度的暖炉,却有着止不住的泪水从她的面容上滑落……

    滚烫的眼泪,诉不尽她的伤心和委屈。

    湛羽无声地顿住脚步。

    他凝注着那个无声落泪的女孩子,幽黑的眼瞳里竟然闪过刹那间的怔仲。

    花谷内。

    云雾缭绕的温泉池旁,梅花树下,以白色琉璃瓦镶嵌雕琢,四面镶嵌金玉宝石的古亭内,叶初寒意兴阑珊地躺在软塌上,无声地把玩着色彩斑斓的夜光杯。

    辟邪金兽炉里燃着麝脂,袅袅香气旖旎升腾,

    几名舞姬侍妾嬉笑围绕在叶初寒的周围,最得宠的侍妾媚姬将葡萄美酒送到了叶初寒的唇边,笑语低柔。

    “那个女孩,是主人的新宠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难掩满脸妒色了。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