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章 云起江南-5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西苑石屋内。

    依旧是燃着一根灯草的火烛,依旧是冰冷的石桌,依旧是一壶美酒,两只琥珀杯,杯内,竟是殷红如血的大宛葡萄美酒。

    依旧是石桌对面,那个被锁链锁就的消瘦人影。

    只是这一次的叶初寒,却没有坐在石桌前。

    叶初寒靠在冰冷的石壁上,白衣如雪,乌黑的发,肌肤苍白得令人窒息,狭长的眼眸里,是如剑上秋水一般清冷的目光。

    他手举着一壶酒,微微仰头,嘴对嘴将那壶酒灌了下去,清洌的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来,浸湿如雪的衣襟。

    一壶酒很快喝干。

    叶初寒扔掉酒壶,又举起了一旁的酒杯,微微侧头看着被锁链锁住的那个人,在侧头间,他漆黑长发无声滑落纯白的长衣,宛若冰冷的流泉,

    叶初寒漠然地笑了笑。

    “你听到了么?江南慕容山庄很快就要成为我的囊中之物了。”

    “……”石桌对面,没有半点声音。

    “对,我忘了,你什么也听不见,”叶初寒淡淡地笑笑,薄博的唇角弧度弯高几分,俊美无铸,“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废人,看不见,听不到,说不出。”

    他的声音中,竟然夹杂着一份嘲弄。

    那个人,无声无息。

    “白氏连心蛊,昆仑血舍利,魔教噬血珠,慕容九王玉炔,这武林四大至宝,就要归于我一个人的手中。”

    叶初寒望着那个石雕一般的人,眼中仍是一片嘲讽,“你们当年不顾一切也不过抢得白氏连心蛊,太可怜了。”

    他这样淡淡地笑着,然而眼中那一片深邃的冷光却一点点地浓厚,加深。

    狭长的眼眸中,锐利的冷光恍若凌迟的匕首。

    “啪——”

    停留在他手指间的琥珀杯刹那间四分五裂!

    叶初寒定定地看着那个阴影中的废人,他的眼神笔直犹如一把出鞘嗜血的利剑,这个优雅如狐的男人,就在此刻,像极了一把杀戮之剑。

    无人可以正视他霜雪般凛冽的目光。

    “十八年前,你们就应该让我死在大漠上,只可惜,我没有死,十八年后,我要为我和我娘向你们讨还公道,你们的生死不过我的一念之间”

    瞬间涌起的怒火在他的身体里熊熊燃烧起来,而就在那一瞬,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竟然雪白如纸,面容上显露出难以忍受的痛苦。

    “可恨,又发作了!”他一句话落,身体已经颤抖如狂风中的落叶,栽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全身痉挛不止。

    全身撕裂一般的疼痛!

    琥珀杯的碎片在他的手中一片片落下。

    这样的痛苦,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陌生!

    整个天山雪门,无人知晓,称霸西域的叶初寒居然也有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刻,而叶初寒,更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弱点!

    月光透过小窗照入石屋,洒下一片霜结的银辉,石桌上清洌香醇的大宛葡萄酒,早已经冻结了一层薄薄的寒冰。

    银辉折射到叶初寒的眼中。

    叶初寒缓缓地仰起头,仰望着石墙上的那一片小窗,他在剧烈的痛苦中冷笑,“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银辉如洗。

    十五年前,他被人从石洞里救出来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的月光,那个时候,尽管他已经在气息奄奄,却还是那般眷恋地仰望着那片月光。

    那是生的希望啊!

    他还清晰记得,那几个牧民打开石洞,望到他的那一刻,被骇白的面孔。

    也许。

    他们以为他们看到的是地狱里的鬼。

    那是十三岁的男孩,全身都是冻疮伤痕,瘦如竹竿,左手紧握着一把湿润的泥土,右手死死地攥紧一只死去的老鼠,蜷缩在那里,颤抖将鲜红的鼠肉往下吞咽。

    十三岁的男孩,随时都会死去,然而他的眼中,却有着对生,如此强烈的渴望。

    他终于还是——活了下来

    从此后,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背叛自己,离弃自己,宁可他负尽天下人,也决不会让天下人负他

    **********

    若论世上美景,莫过江南。

    若论江南美景,却尽在慕容山庄。

    清风苑。

    晨曦微露。

    水谢凉亭、小桥流水、亭台花苑,曲廊回榭,九曲桥下,朵朵莲花濯洗清涟,婉约轻摇,秀美饱满。

    晶莹剔透的露珠自-->>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