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章 云起江南-6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夜晚。

    琼花枝林边上,一袭白衣的莲花无声地站立着,雪白的广袖随着夜风轻摇,翩若飞雪。

    苍茫的夜色里。

    一只雪白的鹰在琼林上空飞过,迅速地,无声无息地朝着琼林边上,那个素衣乌发的女孩直掠而去。

    很快地,降落之后的雪鹰又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里。

    莲花的手中,只留下一方雪白的绢布。

    绢布上,只有淡淡的一行字。

    定阵物——九王玉炔!

    九王玉炔一经取出,门主即会破阵而来,你即刻离开,永远离开天山雪门。

    ——湛羽。

    湛羽叫她走,再也别回天山雪门!

    莲花握紧绢布。

    她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书斋里轻摇的烛火。

    轻轻地咬紧嘴唇,绢布已经在她的手心里碎成一片片,而她,也终于明白,这慕容世家的九宫八卦阵为何无人能破了

    九王八卦阵的定阵物,竟然是武林至宝九王玉炔。

    若要取得九王玉炔,就一定要破慕容山庄的九宫八卦阵,然而破这九宫八卦阵的唯一办法,就是破坏定阵之物。

    慕容胤居然拿九王玉炔做了定阵物。

    如若破阵,定然要毁掉九王玉炔,可是要毁掉九王玉炔,那么破阵又有何益!到最后也不过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

    慕容胤果然想得周全。

    满天星光,月已将全。

    莲花走进书房的时候,书房内的清香扑面而来。

    书房里很安静。

    慕容胤伏案而眠,一袭明黄衣饰在晕红的烛火中,折射出一片淡淡的温暖光芒。

    莲花走过去。

    她拿过一旁的长衣,宛如这个世上最温婉的妻子,小心翼翼地给他披上。

    烛火摇曳中。

    慕容胤的面容,却是更加的清俊秀雅,如琼花一般纯白干净,而光华俊雅的眉梢,却依稀一片温暖如玉的莹光。

    案旁的一页纸笺上,是慕容胤端正清秀的字迹。

    江南莲花开,红花覆碧水。

    色同心复同,藕异心无异。

    莲花懂这首诗的意思。

    夏日碧水之上,江南莲花灼灼盛开,采莲的女子踏舟而来,歌飘苇荡,与有情人深结同心,永远相爱。

    莲花的心,忽然掠过一阵硬生生的疼痛。

    这几句诗,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曾很认真地背过,可是等到她背会了这首诗,那个教她念诗的人却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人……

    她看慕容胤,他与那个曾经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竟是如此的相像,恍若一人,眼底忽然一阵发涨,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不想欺骗他。

    可是……

    烛光淡淡的。

    几缕乌发垂落慕容胤的面颊,守候在一旁莲花看到了,她伸出纤长的手指,将那几缕发丝拂好,然而慕容胤的肩头却轻轻一动。

    他醒过来了。

    莲花看着他睁开眼睛,碧水一般清澈的眼眸竟让她心头一窒,眼底忽然一片温热的湿润,几欲落泪。

    莲花慌忙收回自己的手。

    她竟转身欲逃。

    慕容胤却分外宁静地看她,眼角含着清浅的笑容,诚挚温暖,“莲花。”

    莲花终于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房间内,烛光点点。

    慕容胤的目光凝注在莲花略微苍白的面容上,他的声音温和宠溺,“为什么眼睛是红的?你哭了么?”

    莲花摸摸自己的面颊,低声说道:“我才没有。”

    她否认。

    他便不再追问,却只是优雅温柔地一笑,“我教你写一个字,好么?”

    雪白的纸笺平铺在书案上。

    夜风透过窗户,缓缓吹来,放置在椅子上的长衣随风无声地摇曳。

    莲花只觉得那一片雪白的纸笺,在自己的眼前雪一般化开来,她不敢乱动一下,只觉得慕容胤的呼吸就在她的耳畔,一片暖意。

    他的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宽大的衣袖覆盖了她雪白的皓腕,饱蘸浓墨的笔在纸笺上缓慢地划过,一笔一画都轻若无声,在纸笺上,慢慢地写出一个字来。

    胤。

    正是他的名讳,慕容胤。

    慕容胤的声音,却近在耳畔,声声入耳,“这是我的名字,慕容胤。”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