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三章 沧海一泪-1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半个月后。

    西域天山雪门。

    慕容世家的人尽数被捉,关进了天山雪门的地牢里,没有人知道叶初寒想要做什么,到底要折磨慕容世家的人到何时。

    池塘边,水声悠悠。

    叶初寒慢慢地调试着七弦琴,在一片云雾笼罩中,他乌发垂泻,映衬的那绝色的面容更是霜一样的白。

    莲花站在他的身后。

    琴声铮铮,响彻花谷,就像是多少个相互陪伴的日子,他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眉梢间一片绝代风华,她白衣如雪,身后的繁花盛开犹如重云深处。

    那一曲终罢!

    他侧身望莲花,乌发如流泉倾泻而下,他的眉梢间尽着温柔笑意,“这首曲子,天下间,唯有你我才听得到。”

    莲花的面容恬淡,静静道:“门主最爱此曲,只可惜此曲未免太过凄清,唯有奏者心酸,听者落泪……”

    叶初寒淡笑,“有你陪伴在我身侧,我又怎会凄清?”

    他自七弦琴前缓缓地站起身来,一袭霜白的衣裳纤尘不染,他走到莲花的面前,凝注着她清丽的面容,微微一笑。

    “倒是此次从慕容山庄回来,你对我的情,却也冷淡了不少,还真让我担心呢。”

    莲花低头,“莲花不敢!”

    “半个月了,你想见慕容胤吗?”他这样突兀的问了一句,却未能如愿在莲花的面容上看到半点动容。

    莲花淡然,“不想。”

    “为什么?”

    “我从不见天山雪门的囚徒。”

    叶初寒失笑,声音很轻,“慕容胤对你也算是一片痴情,你真的如此狠心,看都不愿看他一眼?”

    “莲花对慕容胤无情!”

    叶初寒凝注着她,眼底一片锐利的颜色,“难道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在我折磨慕容胤的时候,只要你的眉宇间稍微露出一点不舍,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让他血溅当场!你只不过是想要他……活下来。”

    莲花眸中的光芒如水波般一颤。

    下意识间。

    她捏紧手指,避开叶初寒锐利的眼神,她的声音依然平整如初,“门主误会了,莲花从未这样想过,慕容胤的生死与莲花无关。”

    叶初寒轻笑,“莲花,你总是骗我,你很喜欢骗我么?”

    莲花一惊,“莲花不敢!”

    叶初寒凝看着她纯净如莲的面容。

    他的目光带着一抹深邃的锐利,仿佛可以从她的眼中直接看到她的心里去,将她企图掩饰的一切全都看穿。

    池塘旁,一时之间,安静无声。

    叶初寒忽地微微一笑。

    “其实我们是应该瞧瞧了,瞧瞧这位名满天下的慕容胤公子,在断了腿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花谷东苑。

    宽敞华丽的楼阁大厅。

    白玉铺就的地面一片灿然之光,几盏粉红色的纱灯照出来的灯光更是柔美至极,硕大的夜明珠更是让整个大厅亮如白昼。

    叶初寒在铺着紫红色丝绒的椅子上慢慢坐下,莲花站在他的身侧,美貌的垂鬓丫环已经走上来,为他递上温暖精致的焚香紫金手炉。

    天山雪门的弟子将一个人带了上来。

    那人的双腿早已经残废,明黄色的衣衫上血迹斑斑,雪一般的面孔上没有丝毫活气,他的两臂被人架起,向前拖行。

    此人,正是慕容山庄的慕容胤!

    叶初寒将手炉笼入袖中,笑吟吟地望着被带进来的慕容胤。

    天山雪门的弟子将慕容胤带到大厅中央,松开手去,慕容胤便委顿在冰冷的玉石地面上,他满身伤痕,呼吸微弱极了。

    他似很快就要死去了。

    “慕容胤公子。”

    叶初寒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叶初寒不辞辛苦从江南将你请到西域天山,不知你还住的惯否?”

    慕容胤轻咳着,苍白的嘴唇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叶初寒却丝毫不以为意地一笑,悠闲地拢着手中的暖炉,“知道慕容公子一人在此定会寂寞,所以叶初寒特地摆了一盘棋,想要与慕容公子切磋技艺呢。”

    慕容胤抬起头,才看见在他的面前是一张四方矮桌,矮桌上已经摆好了黑白棋盘,而琉璃盒子里装满了黑白棋子。

    叶初寒居然要与他对弈!

    叶初寒缓步走到矮桌前,在慕容胤的对面坐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慕容公子要黑子还是白子?”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