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三章 沧海一泪-5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慕容慈从记事起,就知道,整个慕容山庄身份最低贱的人,是她的娘。

    她的娘,曾是红袖招的头牌名妓,那个时候,整个扬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千娇百媚的柳苏苏顾盼一笑间,是何等的妩媚妖娆,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即便柳苏苏最终从良,由于慕容庄主的一念之差,成为慕容山庄的柳姨娘,可是这一段风尘往事,又岂是随意便抹煞得掉!

    不过是个卖笑的□!

    慕容山庄的老夫人从未承认过柳苏苏是慕容家的人!也从未承认过慕容慈是慕容山庄的血脉。

    所以,慕容慈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的身份,不是高高在上的慕容山庄大小姐,而是一个——低贱□生下来的低贱孩子。

    她从出生起,就在慕容山庄最偏僻的后院里一个人长大。

    而一直陪伴她的,也只有她的娘亲,这个世上最让她不齿和痛恨的女人。

    她从未正眼看过那个女人一眼,她跟慕容山庄的人一样看不起这个女人,她跟慕容山庄的人一样厌恶那个女人,唾弃那个女人。

    即便这个女人是她的娘亲。

    她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证明她与这个低贱的女人是不同的,慕容山庄的那些人,就会喜欢她,善待她。

    她叫慕容慈,她也姓慕容啊!

    整个山庄里,只有两个人对她好。

    一个是她的亲哥哥,庄主正室夫人所生的孩子,她的哥哥,慕容胤,慕容庄主为求多子多福,所以她这个唯一的哥哥,又被称为十三公子。

    另一个就是……慕容胤的表弟华辰。

    那一年,华辰五岁,她八岁,他就喜欢跟着她到处玩,她不愿理他,随便把他扔在什么地方,他就蹲在那里傻傻地等着,等他的小慈姐姐玩够了回来找他。

    在她的记忆里,华辰总是很乖,那个略有些肥嘟嘟的小男孩,总是拉着她的衣角跟在她的身后,眨巴着明亮的眼睛,可怜兮兮地喊着小慈姐姐。

    她却很喜欢耍弄他。

    比如在他睡觉的时候在他的脸上画一个大乌龟,比如用花剪把他刚写好的大字剪成碎片,比如抓一只青蛙扔到他的衣领里,吓得他哇哇大哭。

    华辰却还是跟着她,口口声声地叫着她小慈姐姐。

    她却总是做一些让别人讨厌的事情。

    因为她受不了被人无视的感觉,因为没有人看得起她,她的童年,交织着的都是,轻蔑,嘲笑,冷漠的眼神。

    九岁的时候,她站在廊柱的后面,听到那些自以为很高贵的女人冷冷吐出那句她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字眼。

    ——那个贱丫头,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她转头就走。

    那一夜,山庄的布库忽然起了一场大火,那些最喜欢披金戴银的女人最心爱的锦缎一夜被烧光。

    放火的她被罚跪,在灰烬前跪了一天一夜。

    她的母亲一脸眼泪地守在她的身侧,给她带来她最爱吃的点心,她却冷冰冰地对那个一脸悲伤的可怜女人说:

    ——你离我远点,别人会看见我和你在一起。

    十岁的时候,慕容山庄的老夫人寿辰,她根本没有资格走进大厅拜一次寿,她的十三哥和华辰偷偷地把寿糕带出来给她吃,她却随手一扔,狠狠地说了一句。

    ——我才不吃死老太婆的东西!

    她的这句话恰恰被她的父亲,慕容山庄的庄主听到了,慕容庄主只一巴掌就把她从台阶上打下去,九十多级台阶,她一路滚到底,头破血流。

    父亲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一脸愤怒地走入大厅。

    血流满面的她听到周围的人冷漠的讥笑声。

    她还记得,当时的她倒在血泊中时,上前来扶她的只有十三哥和华辰,十三哥紧张地抱着她,华辰却一直在哭。

    血流到她的眼睛里,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躺在十三哥的怀里,听着华辰的哭泣,无声地看着头顶上那一片血色的天空。

    她一滴泪都没有流。

    当她被人抬回只有她和母亲的偏僻后院时,她柔弱的母亲惊慌失措地扑到她的身前,捂着她头上的伤口,同样失声痛哭,心痛如绞……

    ——一个只会哭的下贱女人!

    她却只是这样想。

    十岁的她满脸鲜血,眼眸却依旧冰冷倔强,看都不看那个哭泣的女人一眼,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到水边,咬着牙清洗自己的伤口。

    十二岁的时候,她遭到慕容山庄的几个外来孩子戏弄,关进山庄被废弃的黑屋子里,在之后,那几个孩子离开慕容山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