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三章 沧海一泪-6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冰冷的地牢内。

    慕容世家的老夫人,慕容庄主,慕容庄主夫人,老弱妇孺,家丁丫环百余口性命皆被困在一个牢室内,没有一个人说话。

    华辰浑身都是伤痕,靠在石栅上,眼眸黯淡无光,一片死灰。

    他似乎已经死了一半,那一双没有任何色彩的眼中,有着滚烫绝望的眼泪混合着脸上的血迹,长划而下……

    六年的等待。

    他终于等到了他的小慈姐姐,只是今日的慕容慈却不再是那个一脸倔强,即便受了委屈也不肯落一滴眼泪的十五岁女孩。

    他的眼泪,纵横而下,浸湿绯色的衣衫。

    她,为什么要如此作践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勇敢坚强地好好活下去——!难道她愿意这样低贱地活着……

    难道她真的愿意——?

    嘎吱——

    一丝光线慢慢地透射进来,冰冷地牢里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被一只满是鲜血的手缓缓地推开来……

    那一声门响,在清冷死寂的地牢里,却分外清晰。

    似乎有人,踉踉跄跄地走进来……

    石牢内。

    华辰抬起头来。

    慕容世家的人,老夫人,慕容庄主,慕容夫人,老弱妇孺,家丁丫鬟都在那一瞬间,望着蹒跚摇晃出现的那个人。

    惊住!

    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

    女孩的乌发散乱,满脸血迹,她急促地喘息着,残废的左臂软软地垂下来,血珠顺着左手的指尖,一滴滴地滑落下来……

    她血肉模糊的手里,捏着一把匕首还有一串石牢的钥匙,那是可以拯救慕容世家百余条性命的钥匙。

    华辰湖水般澄亮的眼眸里,忽地闪过一片滚烫的泪光,他从石地上站起来,扑到石栅前,失声喊道:

    “小慈姐姐——”

    慕容山庄的人,全都怔住了。

    那个浑身是血,闯进地牢里的女孩,是慕容慈,居然是很多年前,他们每一个口中竞相鄙夷嘲笑的苍白倔强女孩——

    她是柳苏苏的女儿!

    慕容慈!

    ************

    夜已经深沉。

    关押慕容胤的石牢外,忽地传来一阵沉闷的声响,似有人轰然倒地,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锁链哗哗作响,有人打开了牢门。

    冷风顺着打开的牢门灌进……

    一袭白衣的莲花快步走进来,她单手握住银色的软鞭,身背慕容世家玄冰弓,嘴唇带着一抹淡淡的血色,眼眸剑一般的雪亮。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靠在石壁上的慕容胤。

    牢房里,死寂潮湿。

    意识模糊的慕容胤靠在石壁上,面容惨白,呼吸微弱,明黄色的衣衫血迹斑斑,双手也是鲜血淋漓,他的双腿已经残废,这一生,都不可能再站起来走一步路了。

    莲花的眼中一片恍惚的失神,手中的软鞭自她的手指间滑落,胸口,忽地有一种窒息般的痛楚,疯涌而来……

    阴暗的地牢里。

    莲花轻轻地俯下身去,伸出手来触摸他消瘦的面颊,她的手指下,是他的肌肤,冰冷苍白的没有半点温度。

    耳旁,似乎有着无数的声音在呼啸,望着昏迷的他,莲花的全身无声地颤抖,恍若无数的巨石洪流冲击而来。

    “慕容胤,我来救你走!”

    就像是一个梦。

    迷糊而茫然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双含泪的眼眸。

    处于意识涣散中的慕容胤大脑僵凝,眼睛只是睁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他恍惚地看着那双含泪的眼眸,却是熟悉之至的面容,他凝着血迹的干裂嘴唇吃力地颤了缠,脱口而出的,竟是微弱的两个字眼。

    “……莲……花……”

    胸口忽然一阵抽痛。

    那个名字,如一根细细的针,深深地刺入他的心肺之间,每一次想起,都是一种刮骨一般的痛不欲生。

    他却再也没有力气去看清楚更多。

    手指微微一松,慕容胤再度陷入昏沉沉的黑暗世界里去,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身体的剧痛就不会再如此地强烈地折磨着他,就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莲花却在他再度昏去的那一刻,奋力将他架起。

    她拼尽所有的力气将虚软无力的他背负在自己的身上,拾起地上的软鞭,吃力地,缓慢地朝着牢门口走去。

    他的体重全都压在她的身上,每走一步,都让她-->>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