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四章 魂归忘川-4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两日后。

    天山雪门花谷洞天。

    “湛羽已经快不行了,却硬得狠,死也不肯吐露化解连心蛊蛊虫反噬的方法,属下已派人快马加鞭去请漠北名医平先生,总会寻得解救门主之法!”

    花谷内。

    叶初寒静静地伫立在池塘旁,望着平静无波的池塘,听着他身后天山雪门的执法老人杜衡说的每一句话,他却只是淡漠地说道:

    “别管什么漠北名医,只是不能让湛羽死,慢慢的折磨他,直到他吐出连心蛊的解法为止!我倒要看看,他能硬到什么程度”

    “是。”

    杜衡面容冷漠,眉宇间没有半点不忍,“谨遵门主之命!此刻在地牢里的湛羽,已经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如果我们换一种方式逼问,也许可以……”

    叶初寒微蹙眉头,“什么方法?”

    “如果这个世上,湛羽最挂牵的人将要遭遇到什么不测,湛羽恐怕就无法硬撑下去,我们可以利用莲花姑娘的生死……”

    “住口!”

    叶初寒忽地一声叱喝,执法老人杜衡一怔,抬起头来看叶初寒,惊愕地在他的脸上发现了一股骇人的煞气!

    杜衡大惊,慌忙跪下去,“属下该死!”

    叶初寒冷冷地看着他。

    他的眼瞳缩的死死的,透出一抹针一般尖锐的锋利,望着杜衡,一字字地道:“莲花是我的,她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给我记住了!”

    他的一字一句都透出霜雪一般的冰冷与决绝!

    杜衡无声地低头,“属下谨记在心!”

    叶初寒一言不发地转身朝西苑走。

    “传达给天山雪门的每一个人——”

    叶初寒修长的身影渐渐隐没在梅花盛放的花雨中,他的声音很缓很慢,“我与莲花,三日后成亲。”

    杜衡惊愕地抬头。

    他甚至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门主与莲花……他们……是要成亲么?

    西苑禁地内。

    石屋,房门紧闭,烛光昏暗,如玉像一般的叶初雪静静地睡在石椅上,面容宁静,那一片冷色的苍白,恍若清寒。

    石桌上,摆着大红色的嫁衣,嫁衣上,是金线绣出的展翅欲飞的凤凰,珠玉凤冠,华丽夺目,红色的喜帕叠成方方正正的形状,在烛光下,鲜红如血。

    如斯华丽的嫁衣啊!

    莲花躺在病榻上。

    叶初寒废了她的武功!

    她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任督二脉被封,全身的功力尽被化散,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她无声地躺在那里,眼望着冰冷的屋顶,如行尸走肉一般,绝望的泪已干,乌黑的长发如云一般倾泻在那一片雪白如云的衣上,双眸却死寂如深井。

    只有恨!

    发疯一般的恨,沉淀在她黑夜一般没有尽头的身体里,如同这世间最可怕的毒蛇猛兽,不顾一切地啃食着她最后的灵魂与理智。

    石桌上,忽地一阵阵簌簌作响,恍若有什么活物在动弹。

    死去般的莲花却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慢慢地转过头去,死寂冰冷的目光投注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是连心蛊!

    遍体金色的连心蛊,在叶初寒用内力催化练出一只相思蛊虫之后,居然在沉寂了半年后,再次簌簌作响,犹如蛊内有什么东西活了过来。

    从连心蛊内练就出的相思蛊虫,可使练功之人的功力剧增,突破自身极限,一日便胜他人一年之功!

    只是蛊虫反噬撕心裂肺,狠毒非常,至死方休,除白氏一族外,江湖中还无人知晓破解之法!

    莲花死寂的眼底,慢慢地泛出一抹异样的光芒来。

    她伸出微颤的手,按住软塌,用自己剩下的最后一点点力气将虚软的身体翻转过来,往地面一挣!

    她重重地跌落在地上面。

    伤口传来一阵窒息的疼痛,莲花一声闷哼,咬住嘴唇抑制住一阵阵袭来的疼痛,伸出手来拖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朝前爬去……

    每前进一点,伤口就是一阵剧痛。

    她功力尽散,力气全失,才刚刚爬出一点点距离,就已经气喘吁吁,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循着面颊一行行落下……

    她一直咬牙艰难地爬到石桌旁。

    石桌上,连心蛊内簌簌之声绵延不绝地传出来,莲花朝着桌面竭力伸出手去,一只手死死地按住桌面,依靠在石桌上,另一只手摸向了那响声不绝的连心蛊金鼎。

    她-->>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