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四章 魂归忘川-5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雨•江南•莲觞

    十二岁的白榕,最惧怕的一直都是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是白氏一族的族长,一个严厉,勇敢,果断的男人,在白榕的记忆里,父亲从来都没有笑过,至少,没有对他笑过。

    白氏一族,一个最神秘的部族,他们的这个族落的祖先自草原迁移到闽南,一代代的生存下来,只为了守护一样上古神器,小巧可置于掌心的精致金色小鼎——连心蛊!

    白氏连心蛊,神魔鬼莫挡!

    他不知道这样的话语意味着什么,只知道父亲每一次带着白氏的族人祭拜祖先的时候,都会一脸肃穆地祷告。

    “只要白氏一族在,就不会让连心蛊落入奸邪之手!”

    白氏一族的人,秉承忠义的信念,一直都是有着这样一个执着的任务,誓死守卫连心蛊,就这样世世代代地生存下去。

    身为白氏一族族长儿子的他,却是一个懦弱阴暗的人。

    他的娘亲在生下他之后死去,他是一个难产的孩子,也就是一个不祥的孩子,他作为族长的继承者,族人未来的希望,却是在别人异样骇怕的目光下独自长大到十二岁。

    他的性子一直都是瘦弱孤僻的,族人都是尚武崇义,并没有人因为他是族长的孩子而谦让他,每一次输得都是他,他的身体弱的连父亲的剑都拿不起来。

    最后,就连他的父亲,也无法抑制对他的失望,他便再也不敢抬起头去面对父亲失望的眼神,从此沉默。

    他的父亲娶了另外一个女子为妻,他的继母,是江南第一美女夏泠音,有着江南女子水一般的温婉善良。

    后来,他又多了一个妹妹。

    他默默地看着这个小妹在自己眼前慢慢地长大。

    她六岁了,头上总是梳着一个小小垂髫,粉粉的丝带垂下来,映衬着她粉嫩的面颊,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扑闪扑闪地眨个不停。

    他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小妹。

    白氏一族,与他最亲的,也只有这个小妹。

    小妹会在看到族里其他的孩子与他打架的时候,撒开双腿摇摇晃晃地跑过去,抱住那人的胳膊,张开嘴,露出一口乳牙,狠狠地咬上去。

    小妹会在他被师父留下来勤加练武的时候,一个人守在武房外的台阶上,念着江南孩子最喜欢的歌谣,傻乎乎地等他出来,等到困倦的睁不开眼睛,就伏在门边睡着,一直睡到他出来为止。

    十二岁的白榕,把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妹,如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一样呵护着,不肯让她受一点委屈,他护着她,用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疼爱着她。

    他喜欢小妹黑珍珠一般清亮的眸子,仿佛她的眼眸里隐藏着这个世上最纯白的灵魂,可以照亮他眼前孤寂的黑暗。

    谁也没想到白氏一族性子最孤僻的白榕,会如此地疼爱自己的小妹,就仿佛这唯一的小妹就是他全部的生命一样。

    而他的生命里,再也不需要任何东西,他只要这个小妹,这个融进他的生命的小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直到有一天。

    玩累了的小妹靠在他身边睡着了,他搂着小妹,让她舒舒服服地靠在自己臂弯里酣睡,他却一直一直静静地凝视着她。

    她那么乖,那么乖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很香很香地睡着。

    他呆了片刻。

    终于低下头去,他轻轻地吻了小妹软软的面颊。

    他吻了她的面颊,吻了她的头发,吻了她的额头,吻了她的眼眉,吻了她的手臂,吻了她小小的手……

    纯净透明的小妹,是他阴暗的生命中,最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线纯白……他放不开手去,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放不开手去……

    十二岁的阴郁少年白榕,在阳光灿烂的屋子里,偷偷地吻着自己最爱的小妹,深情如海,恍若那就是他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他畸形执着的爱,却已经表露无遗!

    砰——

    当房门被人狠狠一脚踢开的刹那,震惊的白榕面色苍白地抬起头来。

    他看到了一脸愤怒的父亲!

    下一瞬。

    他只觉得怀中一空,熟睡的小妹已经被父亲抱走,紧接着,胸口一阵剧痛,父亲狠狠的一脚,将他无情地踹开,紧随而来的是一声绝望至极的痛骂。

    “畜牲!”

    他被父亲狠狠的一脚踹翻,胸口窒息般的气闷让他一阵剧烈的咳嗽,血涌出来,殷红他苍白的唇角。

    他的父亲怒吼的声音在他的耳边炸响,疯狂地冲击着他的耳膜,“你这个畜牲,你在对你的妹-->>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