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四章 魂归忘川-6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她的身影已经被千名弟子包围,剑如雨下,莲花面容雪白,抱紧怀中头颅,眼神冷冽,青冥剑剑身一震,发出龙吟一般的巨响,毫不留情地斩杀前来阻挡的天山雪门弟子!

    那一场血战——

    直杀得血流如海,天地变色!

    杜衡眼看着天山雪门弟子凄惨地一片连着一片倒下,惨嚎不断,血如雨般浸透下山的路,惨烈的女孩一身鲜血自数千人中杀出一条血路,风一般地想要掠出重围,所过之处,拦阻的天山雪门弟子无一幸免,血溅当场!

    他忽然浑身一阵颤栗。

    那个女孩恍若走火入魔,凛冽的杀意火般熊熊燃烧。

    “让我走————”

    面对越聚越多的天山雪门弟子,她嘶声狂喊,乌发飞扬,遍身鲜血,大红嫁衣已被血浸的透湿,青冥剑寒光逼人,如银蛇般四处斩落,剑气纵横,竟无一人可以匹敌!

    血雨飞溅!

    如此奋战,终有力竭。

    一名天山雪门弟子乘莲花剑势略微一缓稍稍喘息的刹那,长剑迎面刺来,直刺莲花心窝,然而一剑还未到,那名弟子就已经看到了莲花怀里那颗宁静安睡的头颅,那一剑刺来,竟是对准了头颅的天灵盖。

    莲花一惊,左手持青冥剑抵抗其他人来不及救援,心下一横,只为护住怀中湛羽的头颅,竟闪电般急速转身,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地接下那一剑,

    唰!

    剑已经刺入后心,几点鲜血迸出,莲花眉头紧蹙,霍地转身,一剑逼开那名天山雪门弟子,不顾一切径往山下奔去

    一道白影,在莲花的眼前,如闪电一般疾闪。

    冷风骤起!

    苍玉剑如水银倒倾,剑气突炽,在莲花的面前划开一道光幕,封住她的去路,唰!唰!唰!不多不少七招精妙剑势,将莲花重新逼入天山雪门的重围之中。

    叶初寒站在重围之外。

    他一身白衣随风猎猎作响,苍玉剑晶莹剔透,稳稳地握于他的手中,一双狭长的眼眸望向红衣如火,遍身血迹的莲花,目光如剑上秋水,透出清冽的锐利和深邃。

    “你走不出天山雪门!”

    “你休想拦我——”

    迎向叶初寒,莲花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一滴泪,那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怀捧着滴血的头颅,在狂风中坚强站立,任凭风如刀割,却不肯退却半步。

    叶初寒的目光慢慢地从她苍白的面容上划过,再慢慢地下移,停留在她紧抱在怀里的那样东西上,待看清那是湛羽的头颅时——

    他的身体竟然一震!

    狭长的眼眸迅速泛上一抹极度震惊的光,他在刹那间失神,惊愕地抬头看满眼悲愤,犹若疯狂的莲花,声音一颤。

    “你……”

    “你让我走——”

    怀抱她亲手切下的滴血头颅,鲜血浸透的大红嫁衣迎风而舞,莲花死盯着叶初寒,悲愤绝望的声音,惨烈决绝!

    “让我离开这里————”

    青光大盛的青冥剑上,鲜血一行行滴落……

    在叶初寒恍惚之间,莲花身形一转,已再从重围中疾冲而出,青冥剑灌注着浑厚的内力,直逼叶初寒,左右弟子皆无人可挡这追风逐电般的凌厉剑法!

    杜衡心惊,“门主——!”

    叶初寒正自震惊,这一剑袭来,他本能躲开,却只见眼前一团红影如火般闪过,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抓——

    鲜艳的红色嫁衣,自莲花身上落下,在叶初寒的手中,迎狂风飞舞……

    从他眼前掠过的莲花一袭雪白长衣,乌发飞扬,她纵身掠上了一匹无人乘骑的白马,怀抱湛羽的头颅,手握青冥剑并揽住缰绳,那白马一声长啸,径往天山最高雪崖奔去!

    叶初寒捏紧了手中的红色嫁衣。

    那是她还给他的!

    寒意一寸寸地爬满他的心,一抹凛冽浮上他的眼瞳,就连他的声音都不禁染下了几分颤抖得森寒。

    “把她给拦下——”无论用什么办法,他都要将她逼回!

    叶初寒一声令下!

    数以千计的天山雪门的弟子便举剑分几条路径奔上了天山雪崖,洁白的雪山,锋利的刀刃,天地间一片刺眼的白光。

    白色的骏马在崎岖的雪路上疾快的驰骋着。

    越到天山高处,马行越慢,后面嘶喊追杀之声却越来越清晰,莲花头也没回,抱紧怀中头颅,放开缰绳,足下一点,径从马背上掠起,施展绝顶轻功弃马而去,她衣袂飘飘,身若白鹤,在冰雪中飞掠而去……

    万-->>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