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章 明月如霜-1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十日后。

    天山雪门花谷洞天外。

    夜深。

    一名年约二十四五的青衣男子站在谷外,那人剑眉星目,眼眸清朗,十指修长,身负一个简易的药囊,除此之外,身上再无他物。

    花谷内,执法老人杜衡带着若干天山雪门弟子大步走来,在看到那青衣男子的刹那,竟然不禁激动地朗朗大笑。

    “平神医,你终于到了。”

    那身负药囊的男子回过头来,目若秋水,淡淡一笑,“杜老先生叫我秋水就好,神医二字,晚辈实不敢当!”

    那名青衣男子,就是漠北名医,平秋水!

    他不远千里,被天山雪门的人从漠北请到塞外,只为叶初寒的连心蛊相思虫反噬寻求破解之道而来。

    花谷外。

    平秋水躬身面向杜衡,谦恭有礼地说道:“晚辈奉家父之命千里而来,途中耽误时日甚多,还不知门主病势如何?”

    他先听到的,是一声叹息。

    平秋水抬头,看到执法老人一脸的沧桑晦暗之色,止不住叹息的杜衡引他走向花谷内,声音沉重。

    “平神医,请跟我来。”

    东苑暖阁。

    温泉深处,云蒸霞蔚。

    夜已深沉,这里,恰恰是引人欲醉的温柔之乡。

    夜明珠照得整间阁子亮若白昼,珠光宝气,阁门大开,满屋旖旎的春光迎面袭来,乐师奏乐,琵琶琴瑟之声齐奏,奢糜之音不绝于耳,天魔舞姬穿着半裸的衣裙,体态婀娜,姿色妖冶,环佩叮当,歌舞于旋台之上,一颦一笑间,揽不尽的风流春意。

    红烛轻燃。

    金兽炉内,燃着甜腻销魂的玉露香。

    叶初寒慵懒优雅如一只白狐,舒舒服服地侧躺于香软的榻上,一手持着金玉酒杯,狭长的眼眸里,流转着一抹迷离恍惚的光,菲薄的唇角,含着绝魅的轻笑。

    几名绝美的侍妾殷勤地服侍在他的身边,巧笑承欢,妖娆妩媚,轻纱的衣料下,犹若半裸,那胜雪的肌肤隐约可见。

    平秋水跟在杜衡身后走进了暖阁。

    面对眼前的莺歌燕舞,金碧辉煌,平秋水却是目不斜视,径直向前,跟随杜衡走上前去,在暖阁的中央,停住了脚步。

    叶初寒亦看到了他。

    他却依旧半躺在软榻上,动也不动,看着站在下首的青衣年轻人,慵懒一笑,“你就是平秋水?”

    平秋水不卑不亢地作了一揖,“在下正是平秋水。”

    “你该不会有一个妹妹叫做平长天吧?”叶初寒随意地躺下,懒懒地枕着自己乌黑的长发,满眼轻蔑嘲弄,笑着调侃。

    “但不知你妹妹长得如何?若是像你,就定然不差了!”

    杜衡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叶初寒竟然会出言嘲讽这世上唯一可以救他自己命之人,他忍不住道:

    “门主,平神医……”

    “对待将要为自己诊病的医者都如此无理轻慢,”平秋水却忽地出声,面色如初,淡淡一笑,“看来门主是真的了无生念,一心求死了!”

    软榻上。

    叶初寒脸上的笑容凝住。

    在他沉默的时候,暖阁中的乐师识时务地停止了奏乐,遵循杜衡的眼色,带着众天魔舞姬退了出去。

    杜衡上前一步,跪下身去,“门主病势已经拖延多时,请速让平神医为门主诊断吧。”

    叶初寒淡淡地扫了一眼面色沉静的平秋水。

    “今日已晚,明日再诊也不迟。”他微微起身,玩转着手中的金玉杯,若无其事地喝下一口佳酿,将一名妖娆的侍妾揽在怀里,眼含嘲弄睨向平秋水。

    “再说平神医也看到了,叶某现在可是忙得很。”

    “既然如此,秋水暂且告退!”平秋水身负药囊,平静如常,转向杜衡,“还请杜老先生带在下出去,秋水尚不识路径。”

    杜衡无奈。

    他看了一眼躺在软榻上与侍妾调笑的叶初寒,实在没有办法开口再劝下去,只得带着平秋水走出暖阁。

    听着暖阁的门被关上,只留下一阁的温柔春意。

    叶初寒却沉默着。

    几名身段玲珑的侍妾不再敢媚笑下去,有些无措地互相望了望,谁都知道叶初寒的喜怒无常,举手之间就可以取走她们的性命。

    稍顷。

    叶初寒的唇角微扬,却慢慢地泛出一抹轻浅的冰冷笑意。

    他转向了陪侍在他身边的那几名侍妾,瞳内有着魅惑的流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