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章 明月如霜-5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夜晚。

    西苑石屋,淡淡的烛光洒落。

    形貌消瘦的叶初寒坐在一张石椅上,望着对面如石像般沉睡的初雪,他轻咳着,面容透出病重的苍白。

    “她还活着。”

    他这样轻轻地,对沉睡的初雪说。

    修长的手慢慢地按住自己的胸口,叶初寒默默地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唇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无论她在什么地方,只要她活着,我就可以感受得到。”

    只要那种地狱般噬心的痛苦还折磨着他,就意味着,那个他铭刻在心的一线纯白女孩还活在这个世上。

    连心蛊,相思虫,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烛火摇曳。

    清冷的石屋里,兄弟二人相对而坐,良久,叶初寒忽地一笑,雪白的面孔上,那一抹笑容孤寂苦涩。

    “我一直都以为,我是一个再也不会伤心的人,因为我不会为任何人心痛,我会最先毁去那些有可能背弃我,伤害我的人……只要我不心痛,我好好的活着,我就赢了……”

    “……”

    “那个时候,当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大雪掩埋……”他悲戚地笑着,凝注着弟弟沉寂的面容,“当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当我以为我再也不可能见到她那张纯白的容颜时……我才知道一件事情……”

    “原来独自一个人活着,也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

    他站起身,慢慢地走到叶初雪的面前。

    叶初雪无声无息地坐在石椅上,雪白的衣服垂落地面,宛若鹤翼,叶初寒俯下身去,他看到弟弟蜷缩在宽大袖子里的手,苍白的手,捏成了一个小小的拳头,他握住了弟弟的手,叶初雪的手冷如冰块。

    叶初寒的面颊上有着一抹失神,就像很多很多年前,他与弟弟在大漠中漂泊那样,他握住了弟弟的手。

    “这么多年,其实还是你,一直都在这里陪着我,我真想问你一句,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会不会很冷?”

    “如果能再回到十八年前,爹和娘带着我们在大漠里流浪,你总是生病,爹用大氅包着我们两个人,大氅很暖和,我们一点都不冷……”

    叶初寒慢慢地拥住自己的弟弟,紧握着他的手。

    “十八年前,即便居无定所,浪迹大漠,却也过得很……快活……可是那个时候,爹为什么要扔下我和娘带着你走?为什么一去不返任我和娘在大漠中受尽折磨?为什么……”

    满屋冷意。

    叶初寒眼神黯淡,手慢慢地收紧,握紧初雪的手,苦涩失神地笑着,“初雪,是我逼死了爹,是我害你如此不生不死,你一定恨透了我,是吗……”

    一切的一切……

    全都因我而起……

    所以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都恨透了我……伏天氏小说网:m.42cd.com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