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章 明月如霜-6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倾•沧雪•冷魂

    在叶初寒的记忆里,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在他十岁以前,他带着自己的孪生弟弟叶初雪,在大漠中与爹娘共同流浪的时光。

    他的母亲是楼兰最美丽尊贵的公主,却与他的父亲,一个居无定所的江湖客一见钟情,山盟海誓,从此,英雄侠客隐居大漠,如花美眷相知相守,夫妻二人不离不弃,执手不放浪迹天涯。

    大漠中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倾国倾城的白衣女子,笑容如水般温柔娴静,十指纤纤,七弦琴声不绝,英雄豪客身负名剑苍玉,侠骨柔情,执手玉箫,琴箫合奏,乐声悠悠,唱的是大漠苍雪,天地豪情,歌的是一世知音,深情如海!

    弟弟初雪自生来多病体弱,叶初寒自幼便对着这个弟弟呵护备至,而温柔娴静的母亲,放下楼兰公主的高贵身份,甘愿与父亲隐居大漠,守在贫寒的帐篷里,每日带着他兄弟二人牧马放羊,逐水草而居。

    十岁的叶初寒本以为,他们一家人会这样宁静地在大漠中度过。

    然而,即便是曾经仗剑江湖,少年意气的父亲退隐江湖,却还是躲不过江湖仇家包括楼兰王恼恨爱女离去而一路寻来的追杀!

    但纵然是大漠颠沛,居无定所,十岁的叶初寒却从未有过抱怨,他喜欢看绝美的母亲手弹七弦琴,笑靥如花的模样,喜欢看英武的父亲随乐剑舞,豪情无限。

    斜阳晚照,神仙眷侣!

    他还记得。

    在月下的大漠里,他和弟弟身上盖着父亲暖暖的大氅抵御风寒,依偎在父母的身旁,他一直都抱着因为体弱而微微有些发热的弟弟,两人一起仰头数着大漠天空上的星星。

    “哥,我们都一直要这样流浪下去吗?”躺在他怀里的初雪,一边仰面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忽然这样轻轻地问他。

    他的眼里有笑意,“这样流浪,不好么?”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怎样都好!”初雪在初寒的怀里笑着,面容因为头发热而略有些绯红,他轻轻地咳着。

    “大漠之上,到处都是我们的家。”

    十岁的初寒,紧拥着瘦弱的弟弟,爽朗的一笑,“对,大漠之上,我们在哪里停留,哪里就是我们家!”

    他们的父母就这样带着他与弟弟初雪在大漠里流浪,躲避楼兰王的兵马和仇家的追杀,日复一日,直到——

    他们一家四口在大漠深处,遇到了大漠中黑城最可怕难缠的马贼!

    黑城马贼的大头目冷夜枭自见到他母亲那绝世倾城的容颜之后,竟生觊觎染指之心,率领近万马贼倾巢出动,附骨之蛆般如影随形地跟随他们,用尽诡计,终于将他们一家四口困在了大漠最寒冷的天山脚下。

    龙游浅水,虎落平阳!

    任凭他父亲武功再怎么高强,也无法靠一己之力带着他的妻儿冲出重重包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儿陷入饥寒交迫的困境。

    那一夜。

    十岁的叶初寒看到他的父亲抱剑立于风雪中,面容沉重。

    他亦看到一袭白衣的母亲默默地站立在暗处,将一把匕首偷偷地笼在袖子里,华美的容颜却依旧坚定从容。

    瘦弱的弟弟初雪被大漠的寒气冻得瑟瑟发抖,他缩在大氅里,抬头看坚韧的哥哥,很小声地说道:“哥,我饿了……”

    初寒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孪生弟弟,“初雪,你害怕死吗?”

    初雪看了看哥哥初寒,长长的眼睫毛下,那双眼睛清澈如星光,他略有些稚气,却很坚定地一字字地答道:

    “只要哥哥一直都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就不怕死!”

    初寒抬起头,却看到独自站在远处的父亲同时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他的父亲,大漠中最骄傲的苍鹰,眼底深处,居然也有着隐隐的悲哀与伤痛。

    第二日清晨。

    父亲手持苍玉剑,带着母亲,他和弟弟突围,那一场厮杀,血染大漠,数不清的马贼纵马儿来,烟尘四起,黄沙弥漫。

    他和弟弟被马贼冲散,转眼之间,弟弟瘦小的身影就不在他的眼前,只剩下他和父亲,挥舞着刀剑的马贼喽罗,乘着高大的马匹,在他和父亲的周围呼喝,他父亲双眸血红,苍玉剑横天而起,斩落马贼无数!

    “爹,哥——!”

    远远地,传来初雪胆怯的哭喊,“快点救救娘,娘……娘被抓了——!”

    十岁的叶初寒恐惧地回头。

    娘——!

    他美丽温婉的娘,还是那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孤身一人抱着七弦琴,被马贼重重包围,却只是安静地站立着,一动也不动,犹如玉雕!<-->>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