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章 明月如霜-7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烛光如豆。

    略有些昏暗的光线里,映照着两张一模一样的俊美面容,只是沉睡的那个人,面容依然温暖,而站立的那个人,却寒冷如冰。

    他们也曾在冰雪大漠中缩在一个大氅里取暖。

    他们也曾在风沙中携手一起流浪,一起长大,却在一场劫难中走向了不同的人生。

    一个满腔仇恨,冷漠多疑,一个心净无尘,温暖如初。

    “在大漠痛苦流浪的岁月里,我咬紧牙关发誓,这一辈子,我永远都不再心痛,不再为任何人心痛……”

    叶初寒拥着沉寂如死的初雪那冰冷瘦弱的肩头,握着他冰冷的手,狭长的眼眸有着悲哀的黯然。

    “我不会再让你们任何人负我,更不会让你们背弃我……即便我知道你们所有的人都恨我,恨不得我死……”

    初雪的手,忽地从初寒的手中滑落……

    初寒一惊,低下头去,却看到初雪原本握成拳的手竟因为受到了初寒手心的暖气,如融化一般慢慢松开,有一小团纸,从初雪握了九年的手里无声落下……

    小小的纸团,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那张纸团,在叶初雪的手里攥了整整九年,他攥着这张纸条安静地沉睡着,叶初寒却从未发现过,因为九年的时间,他从未想过要走近自己的弟弟。

    凝望着那团纸,叶初寒微微怔住。

    他终于还是缓缓地俯身捡起了那团纸,在自己的眼前,慢慢展开……

    雪白的纸笺上,一行淡淡的墨迹映入他的眼瞳,叶初寒的瞳仁骤然缩紧,手指一紧,几乎撕裂雪笺……

    哥,如果这是你想看到的……

    若能化解你心中之恨,纵然死于你手,我亦无怨!

    胸口瞬间被惊骇贯穿!

    叶初寒蓦地转头去看沉睡的叶初雪,他握紧雪笺,眼瞳中刹那间散乱的光芒如破碎的水面,止不住地颤抖。

    在微弱的光线映照下——

    叶初雪的面容苍白如雪,九年的时间,他不生不死,如玉雕一般沉睡着,乌黑的长发垂落面颊,菲薄的唇角,竟还噙着一抹宁静温和的笑容。

    叶初寒的身体,却恍若僵掉。

    他凝注着初雪沉睡的面容,喉间一股血腥之气涌动,内心深处却似乎传来一声清脆的裂响,仿佛有着什么沉重的东西,一块块残忍地破碎开来,再也不可能愈合……

    原来如此啊!

    手持雪笺的叶初寒终于明白——

    九年前,叶初雪从江南回到天山雪门,甘心情愿死在他的手里。

    他以为初雪不知道那是一杯毒酒,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初雪什么都知道,他看到了哥哥眼眸中的仇,感受到了哥哥心中的恨。

    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都不可能让哥哥释然心中的仇恨,因为从大漠中拼死归来的哥哥,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所以……

    十九岁的初雪含着笑,在哥哥初寒的面前,饮下了那杯毒酒……

    “你知道……我给你倒了一杯毒酒……”

    叶初寒紧紧地握着那张雪笺,怔怔地看着初雪沉睡的面庞,他伸出自己苍白的手,颤抖地落在弟弟那宁静温暖的面容上……

    剧烈的痛感吞噬他的整颗心……

    暗淡的烛光下。

    叶初寒定定地看着初雪的面容,死死地硬撑着被乍然醒悟的悲伤冻结住的身体,狭长的眼眸里,那抹光芒如冰晶,一瞬也不瞬。

    沉痛嘶哑的声音,犹若冷而钝的刀刃,在他冰封的心脏上慢慢划过,“即便知道我给你下了毒,你还是喝下去,你居然还是笑着……喝了下去……”

    真是——天大的笨蛋啊!

    叶初寒心中一阵绝望的悲恸!

    那一瞬间的剧痛,难以克制,心裂如沸,却无人可诉!

    在雪笺从他手中无声落地的刹那,狭长秀雅的眼眸里,那两行滚烫的泪,顺着俊美苍白的面庞,无声地长划而下……

    与君今生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

    哥,如果这是你想看到的……

    石椅上的叶初雪,秀雅的眼眸无声闭合,苍白的面容却依然安静温暖。

    沉睡的初雪,被自己的哥哥用一杯毒酒害到如此境地的初雪,他的唇边,却还有着如此纯白干净的笑容……

    他……

    竟从未怨恨过……

    ……

    ……

    十八年前,那个月下的大漠,当他们被马贼重-->>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