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章 苍雪之巅-7
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
    深夜。

    湛羽的屋舍内。

    青冥剑放在木桌一旁,湛羽坐在木桌前,黑衣随着从窗外吹进来的冷风猎猎作响,冷硬瘦削的面容棱角分明,漆黑的眼珠犹如漫长的黑夜,没有一丝光亮。

    莲花坐在他的对面,将他受伤的右手放在桌面上,聚精会神地给他包扎手上的伤口,慢慢地为他缠着雪白的绷带,认真而小心。

    她一句话也不说。

    左手缓缓地捏紧,湛羽锐利浓重的目光在投向莲花那张清丽的容颜时,竟然泛出一抹复杂的沉寂。

    他们之间,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湛羽的目光微微闪烁,声音低沉,决意要打破这尴尬的沉默,“天山雪门要对江南慕容世家动手了。”

    “嗯。”

    莲花眼望着他受伤的手,轻轻地应了一声,头上的束发细带在透过木窗的月光照耀下闪烁着一片银色的光芒。

    湛羽表情沉寂,毫无波澜起伏,“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江南慕容世家的九王玉炔,真的那么重要吗?”

    “人的贪念是很可怕的东西,它永远都没有止境和边际,没有得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湛羽的眼神透出墨一般的黑,“而拥有的,却不知道去好好珍惜。”

    “湛羽,你来到天山雪门,是想得到什么呢?你也有贪念?”

    湛羽微微一怔。

    他侧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莲花,月光下,莲花的素颜轻透无比,仿佛是融入了这澄净的月色。

    “我没有贪念,只想求一分心安。”他的目光转向了窗外,凝注着遥远的雪崖方向,握紧的手指透出青白的颜色来,“我要为那些留在我的心里的人,做一件事情,惟有这样,他们的灵魂才能安眠,才能不再痛苦挣扎,才能轮回转生。”

    莲花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色,“他们都死了吗?”

    “是。”

    夜色里,湛羽的声音冷寂如铁,透出一抹沉重的心伤悲哀。

    莲花沉默,不再问下去。

    湛羽的心中,也许有着一段很伤心的往事,就是因为这样伤心的往事,才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孤寂沉冷的人。

    这么多年。

    他都是一直沉默着,沉默地守在可以遥望见天山雪崖的这间屋舍里,没有人知道他想要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守望些什么。

    湛羽收回包扎好的右手,他黑衣凛然,将一旁的青冥剑握在手里,任由冰冷的剑鞘带去他手心上的温度,

    “三年前,你为什么要来天山雪门?”

    莲花凝视着桌上的一盏灯烛,苦苦一笑,“就是因为那一句誓言啊!”

    湛羽看她。

    在烛火的摇曳中,莲花苍白的面庞却有着淡淡的柔和,菲薄的唇角噙着一抹分外苦涩黯然的笑容,那轻盈的声音恍若梦喃。

    “虽然我知道我要找的并不是这样的他,我曾爱过的也并不是这样的他,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三年来,我甘愿守着他……”

    莲花抬头望着湛羽,清眸晶莹如水,烛光盈盈,映照着她纯白无瑕的面孔,透出一抹美丽的柔光,恍若一个温暖的梦。

    “爱了就是爱了,你可以枉顾任何人的爱,只为他一个人痛苦难过,你可以辜负任何人的情,只为他一个人牵肠挂肚,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就算是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也在所不惜!即便……他心中已无情,即便他从未相信过我!即便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窗外,落梅阵阵,夜已深沉。

    莲花看着沉默下来的湛羽,她却仿佛是一个倦极了的孩子一样单手托着自己的下颔,静静地问他。

    “那么你呢,三年来,为什么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我?”

    她知道湛羽对她,从未有过爱!

    因为她知道他心中另有所爱,另有让他刻骨铭心,无法忘记的人!

    她感觉得到

    “因为三年前,当我在花谷口的时候,流泪的你……像极了一个人。”

    “你爱之人?”她脱口问出。

    他顿住,手却情不自禁地握紧了青冥剑,浓墨般深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痛楚的黯然,隐忍深沉的湛羽,竟也在刹那失神。

    “是的。”

    他这样低哑地回答她,一言犹伤,“一个我此生唯一爱的,却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去爱的人!”

    木桌上,烛光如豆。

    她看着他黯然的模样,“原来如此!”

    湛羽低-->>

返回目录